顺义交警一年破27起交通肇事逃逸大案

身边北京晚报 [微博] 安然2017-10-11 15:25
0

顺义交警一年破27起交通肇事逃逸大案

作为顺义公安分局交通支队一名专门处置交通肇事逃逸案件的民警,让霍岗伟最难受的,是面对受害人家属那种无助的眼神。他们眼中透出的,是对家人伤亡的哀伤,是对未来生活的担忧,是对公平正义的期盼。霍岗伟说,见识了太多肇事逃逸司机作下的孽,看见了太多受害人家属心中的痛,他面对各式各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时,不敢有一丝松懈。

一道车灯光照亮侦破之路

去年12月8日,顺义南法信一条公路上,一名骑车男子被撞后死亡,肇事车逃逸。霍岗伟赶到现场的时候,天还没完全亮,满地的碎玻璃在反射着清晨的微光。现场遗留了一个廉价劣质的反光镜,显然,肇事车不可能是什么高档车。但稍一观察,这辆车是不是正规的机动车都成了问题:碎玻璃居然就是住宅用的普通玻璃。

调阅了附近的监控录像,一辆红色电动三轮车引起霍岗伟的注意:它侧面的车厢护板只有一个,比大多数车子都少,车厢里还装着类似被子的东西,好像是用来遮盖货物。在距离事发现场最近的十字路口,这辆车正赶上红灯,司机迅速右转,消失在一条支路上。“这基本是一个心理上的常规了。”他对记者解释,“逃离事故现场的肇事车,在第一个路口如果遇到红灯,一般都会右转。这时候的心理状态,会让司机不自觉地做出不停车的选择。”可是,这辆车拐进去的路并无可用监控,线索断了。

霍岗伟猜想,这辆载货的电动三轮,很可能和事故现场东边两公里的石门市场有关。这是顺义东北方向最大的批发市场,清晨正是上货的时候。然而,当民警们抵达石门市场调查时,一下子傻眼了:放眼望去,全都是这种车。试着找摊主们询问,可是谁也不会注意一个“几天内没来,上货又不多”的客户。线索再次断了。

搜索范围只好继续扩大。从这辆电动三轮可能的来路,侦查员们调集了几乎全部监控录像,连着追查了几天,录像都快看吐了,终于有了收获:在距离事发现场5公里开外的高丽营镇,紧邻北六环的一个村口,看到了这辆车的踪迹。村北唯一能使用的监控探头发挥了巨大作用:8日凌晨5点20分,村中的一条暗黑的小巷里出现了一道车灯的灯光。监控画面在灯光出现的那一刻突然中断,可就是这一瞬间的灯光,也照亮了民警们的侦查之路。

肇事车的位置终于被确定:村北最后一排房子,外地来京务工的姜某家。这是一个大家族:62岁的姜某、两个儿子、女儿,加上孙辈,十多个人居住在前后两进院子里。此时的各项证据还远不充足,最重要的是肇事车始终无法找到。对姜某一家的调查也出了结果,这家人在高丽营一个市场贩卖蔬菜水果,有自己的门脸。很快,民警们发现,每天骑车进出的正是姜某本人。而自从事发之后,这辆车再也没在市场里出现过。

此时距离案发已过去了一个月,春节就快到了,种种迹象表明,这一大家子即将离京返乡过节。1月22日,霍岗伟和当地派出所民警对其家人进行走访询问,姜某、他的妻子女儿儿媳女婿,所有本应知晓案子来龙去脉的人全部一问三不知,关键是,没有任何人透露肇事车的去向。短暂的时间内,霍岗伟迅速决定,集中力量攻击姜家女婿的心理防线,因为细心的霍岗伟捕捉到了女婿脸上稍纵即逝的一抹迟疑。

效果立竿见影,在霍岗伟的追问下,女婿不得不说出真相:他早知道老丈人撞了人,车子其实就在后院,但是已经被拆散了。这句话刚刚说出口,霍岗伟立即派人到其家中,并在后院起获肇事车的全套零件。案件至此全部告破。

一个表情洗清逃逸冤情

对各种各样逃逸的案子,破案几百起的霍岗伟早已经见怪不怪。对于逃逸司机的心理状态,他也早已“门儿清”。但是,司机韩某被他找上门的时候,那一脸无辜的“撞天屈”表情,让他记忆犹新。

这个事故发生在顺义高白路与北六环相交的西王路东桥下。三个喝高了的男子结伴回家,走到桥下,一辆货车从后面经过,一声巨响,偏偏是走在中间的男子猝然倒地。车子开出二三百米,司机下车,走到车后看了看。和倒地男子同行的两名同伴大喊着追上去,司机却上了车,驾车扬长而去。

这是典型的肇事逃逸案啊。接到报警的霍岗伟很快到了现场,可是遗留的痕迹却让他感到异常的奇怪:怎么留在现场的除了轮胎的胶皮,只有一个车辆尾灯的灯罩呢?车子又没有倒车,怎么会用尾灯的位置撞到人?离现场大约300米,司机下车的位置,还留着几乎是一整条轮胎外胎,它破损的部位,也差不多都遗留在了死者倒下的位置。

经过尸检,死者身上并没有车辆撞击产生的伤痕,他的死因非常清楚:失血过多。造成失血的原因也很清楚:胸口上一处巨大的外力撞击伤痕。经过比对,这个伤痕和遗留在现场的轮胎外皮轮廓大致吻合。

以交通民警的工作能力,这种案子里,肇事车并不难找。案发的当天晚上,霍岗伟和同事已经在黄港的一处修理厂将肇事货车找到。此时司机正在换轮胎,面对突然找上门、马上就要带他走的警察,司机一脸惊诧,全然不明所以。

“他当时的表情,结合着现场遗留物,确实让我觉得奇怪。这不是一个肇事逃逸司机该有的应激反应啊。”霍岗伟对记者说。

人弄回来了,并不意味着案子破了。定一个肇事逃逸的案由不难,可要是这么送交检察院,自己这关首先就过不了。讯问中,司机说,他是从来广营拉运渣土,途中一个车胎爆了,但是为了赶着送货,十轮重型货车缺一个也不怎么影响行驶,于是就带病运行。卸货之后赶着去修理,途中曾经听到车后有点什么声音,下车后发现,爆胎的轮胎外皮掉下来了。“我把外皮彻底剥下来,然后就上车走了,哪儿知道发生什么了?”

结合现场勘查证据,霍岗伟得出了结论:这辆车行驶至此,爆胎后已经半脱落的外皮突然甩了出去,无巧不巧,如同高速甩出去的鞭子一样,它的第一下就抽在了死者的身上,与死者身体接触的部分脱落,导致了这起离奇的死亡事故。

案件最终以交通肇事罪定罪。考虑到司机确实没有逃逸的故意,尽管他当时没有留在现场,法院并未按照逃逸的加重情节定罪量刑。

断他“钱路” 不怕他不自首

元宵节下午,顺义白马路。一辆红色中华轿车由东向西狂奔而来,车流中各种穿插,各种花式技巧,然后,失控了。失控的车子却又鬼使神差般从几条车道正常行驶的轿车缝隙之间毫发无损地漂移过去,撞到了路边一名正准备骑车上班的男子。司机下了车,打开后备箱拿了些东西,逃了。

车上悬挂的辽宁牌照是假的,查询车辆信息,这竟是一辆在外地已经报废的出租车。接办案件的霍岗伟沿着探头的记录,找到了案发现场东侧四公里的南彩镇望渠村。很快,肇事司机刘某的身份被确定,按照村民们的说法,这个人和家人几乎不来往,朋友也很少,欠债无数的他,就算偶尔回家睡觉,也不会打开大门上的锁,而是翻墙入室,如窃贼般钻进自家的房门。

霍岗伟没放弃。他找到了刘某为数稀少的朋友,查明了他的生活来源主要靠朋友接济,于是他和同事们做通其朋友的工作,断了刘某的经济来源,终于迫使刘某投案自首。

自2013年至2016年,霍岗伟连续四年破案抓逃率名列全市郊区县交管系统第一名。去年,他荣获首都劳动奖章,北京市政法系统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好党员,仅去年一年,他主办的重大逃逸事故27起,全部侦破,抓获犯罪嫌疑人32人,一般类逃逸案件69起,侦破67起,侦破率达99%,为公众挽回直接经济损失上千万元。

本报记者 安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tongchen]

热门搜索: